2011年5月9日星期一

台大教務長李嗣涔打開靈界通道

台大教務長李嗣涔打開靈界通道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第1307期時報周刊
報導/樓蘭  攝影/連慧玲


 研究氣功和特異功能長達十五年前的台大教務長李嗣涔教授,最近發現「手指識字」。這項發現不但開啟了人類的「第三隻眼」,甚至可以獲得來自「靈界的訊息」!

 何謂來自「靈界的訊息」?是通靈的一種,還是靈媒實驗?為何手指識字會發展到更高層次的「與靈界相通」?人類的「第三隻眼」究竟會看到什麼東西?

 為了累積更多實例,李嗣涔從七年前開設「手指識字訓練班」,每年暑假約有三十位七~十四歲的兒童,到李嗣涔的「手指識字訓練班」受訓四天,每次兩小時,目前平均兩成四左右的小朋友出現手指識字的情況,最近兩年的比例更高達三成五。去年他在美國測試,十五位小朋友中有九位出現手指識字的情況能,比例高達六成。實驗方式是把紙條用鋁箔包好放進底片盒內,受測者僅握著底片盒就可「掃瞄」到紙條上的字,這項實驗也顯示手指識字應與觸覺無關。

 本著科學實驗的精神,累積上萬次樣本,李嗣涔提出假設性的解釋:人的腦中可能存在「第三眼」,可以突破身體限制,由腦內向外擷取外界信息,和紙張產生「心物合一」的「透視眼」現象。他認為,如果能力更進一步的話,大腦也可藉由念力發出信息,改變外物的狀態,例如用念力微雕、隔空取物,甚至讓炒過的豆子「起死回生」發芽。

 不光是做手指識字訓練,多年來,李嗣涔勤跑中國大陸,接觸氣功和特異功能人士,並經由科技來測試腦波的不同反應。他最近的新發現,讓李嗣涔的實驗已經跳脫了「第三隻眼」和「手指識字」功能,而是進入了另一個充滿各種信息的世界,他認為,這個境界能擷取「來自靈界的訊息」。

 十年間做過數以萬計的「手指識字」測試,李嗣涔在無意間發現,有些字句代表的意義,可以讓受測者進入另外一種境界。他認為這個世界,就是世俗稱呼的「與神對話」或「通靈」,但他稱這個世界叫做「信息場」。李嗣涔試著以電腦語言來解釋這個訊息場,他說信息場就像電腦網路,當他交給受測者一個有特定意義的字或符號時,測試者就可以憑著這個符號,與另一個世界相接,這個符號就像「網址」,這個信息場可能比人類更文明,超越光速與空間。這個發現,讓李嗣涔研究特異功能卻不明就裡的盲點,從此豁然而通。

    但哪些特殊的字是所謂的「網址」呢?李嗣涔以「佛」字為例,有的小朋友會看到一片光或是出來一個小亮人,甚至會與「它」或「祂」對話。當然這種情況有兩種可能,一種是大腦的幻覺,可能受測者感覺到這個字時有相關信徒那種殊聖的感覺;另外的意義,則是這的字代表一個網址,能夠透過這個網址,聯絡到另一個世界的信息場,所以有了這個字所代表意義的感觸。但若是寫「弗」或「彿」,筆畫差一點,感覺就完全不同。而以「耶穌」兩字來進行測驗的話,有的人就會看到一個發光的十字架。

 因此,李嗣涔認為有關宗教的字眼,例如佛、耶穌、阿彌陀佛、釋迦牟尼或藥師佛等神明,對某些受測者來說,如同一個通往信息場的網址。測試後的證據顯示這個信息場的存在,並非大腦的幻覺,而且因人的修為高低而有不同的領悟。例如大陸特異功能人士孫儲玲「掃描」到的「佛」字時,她看到的是萬道金光;當題目換成「佛山」時,她看到是一座晶瑩剔透的琉璃山;但樣的題目,小朋友看到的,或許只是「一道光」。

 為了證明信息場存在,李嗣涔出了一道事先已密封的題目,內容是:「人類是何時會接觸外星文明?」有功力的小朋友蒙眼用手接觸到試題後,說出一句令他很訝異的話:「不是早已開始了嗎?」

 為此李嗣涔感觸萬千地說,自古以來祖先留下很多事,包括哲學、對天地的認知、小說、迷信到怪力亂神,他發現很多東西都有可能真正存在,只是我們不知道、不了解。科學走到化約論,從原子、分子到夸克,愈走愈小,但另一世界的信息場是一個整體,像道家、儒家、佛教甚至易經八卦,都可能真正存在,應該

以新的態度來重新詮釋這些思想。

 美國史丹福大學電機工程學博士,目前為台大電機系教授的李嗣涔,當年受陳履安影響投入特異功能的世界,曾飽受科學界的批評。但他說,科學家不應迷信,只能批評他實驗是否嚴謹,而不能對未知的世界持太堅決的否定態度,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世界並不代表一定不存在,這種態度不會進步。他是以科學精神進行無數次實驗所得的結果,證明人類腦部有奇特的一面,能和另一世界相連。在實驗過程中,科技也測試證明這些人的腦波有異常現象,但對於他們所看到、聽到的是否為真是幻,還是要經過無數次反覆的實驗。




手指識字先鋒 小時聽懂動物說話
報導/樓蘭  攝影/連慧玲

 九年前,李嗣涔發現中日混血的少女高橋舞能手指識字後,開始進一步研究人腦是否具有「非眼視覺」功能的「第三隻眼」。

 當年十一歲的高橋舞如今已經二十歲,目前在念大學二年級。九年來,她每次暑假來台進行測試,如今高橋舞的手指識字功能,是否有突破?手指識字的功能是否帶給她不一樣的人生?

 李嗣涔說,當年他透過朋友介紹,認識當時十一歲的中日混血少女高橋舞,開始特異功能研究。高橋舞的父親是日本人,母親台灣人,她在美國出生,四歲父親過世,五歲隨母來台和母親娘家人住,十歲又到美國念書,中文程度只有小學四年級。

 高橋舞母親說,女兒小時候聽得懂動物說話。有一次她在動物園聽到一隻猴子告訴同伴:「我到你那兒玩好嗎?」另一隻猴子回答:「好啊,來呀!」接著就看到第一隻猴子盪過來,情節就像知名電影中的杜立德醫生。

 高橋舞九歲時,她母親看到電視有關手指識字的實驗,就讓她試一試,發現她也能辦到,所以透過一位石老師介紹給李嗣涔教授做實驗。此後高橋舞每年返台省親時,都到李嗣涔的實驗室做手指識字研究。她用手指觸摸摺起來放在黑布套內的字條,不但看得到字,連顏色也知道,好像真的是用眼睛看到的。

 但李嗣涔教授說,雖然經過九年的測試,高橋舞的手指識字能力沒有變化,可說沒進步也沒有退步,識字的能力有,但沒有開發出念力。不過,在開天眼識字時,透過腦波機發現她的α波很強,這代表她雖然閉上眼睛,但已開啟腦內另一種視力,就是他所稱的「第三隻眼」來辨視字跡。

 李嗣涔說,手指識字功能僅能說明高橋舞閉上眼睛也能看到外在的世界,但不代表功課會很好。不過,她倒是因此人緣很好;因為她的超感應力,同學、朋友有重大決定難以決策時,時常會向她請益,讓她成為許多親友的人生顧問。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